知名經濟學家:美元將暴跌35% 歐元、人民幣將是下個共主?

作者:Yen-Hung Huang

時間:2020-06-19 16:39:39

4177

Stephen Roach公開演講照。圖片來自於www.varchev.com。

「美元特權時代,借來的可能遲早要還。」一語驚醒市場夢中人,Stephen Roach說道。這位知名的經濟學專家,曾任職於美國聯準會(Fed)、擔任摩根史坦利(Morgan Stanley)首席經濟學家和亞洲區高層,竟大膽預測了美元將下跌35%。

美國經濟學家預測:美元將下跌逾35%

Stephen Roach在16日接受CNBC訪問指出,「全球格局的變化,以及美國巨額預算赤字,將引發美元大跌。長期以來,美國經濟一直遭受一些重大的宏觀失衡困擾,即國內儲蓄率非常低、經常賬戶赤字長期存在。」肇因於上述悲觀因素,他預測,「美元將非常、非常急劇地下跌,兌其他主要貨幣下跌35%」。

Stephen Roach同時也是耶魯大學的高級研究員。他說道,「隨著美國在未來幾年中,財政赤字持續擴大,這些問題正變得越來越糟。」即使美元指數(DXY)在過去兩週回彈超過1%,今年迄今走勢是相對平坦的,但他認為這只是暫時的。 

美元指數近1個月走勢圖。圖片截取自TradingView

 「美國的國民儲蓄率可能會比經濟史上,任何一個先進經濟體更慘淡地進入負面水平。」Stephen Roach指出,美國正在遠離全球化,並致力於與世界其他地區脫鉤,這兩者將是「致命組合」。

「美元崩潰」究竟會迅速發生、或者逐漸發生?

即使如此,Stephen Roach對美元暴跌的的時間預估很粗略,可能在接下來的一兩年內,也許還會更久。但是他認為,「崩潰幾乎是不可避免的,這是投資者不應忽略的風險」。Stephen Roach補充說:「通常,這對美國金融資產構成負面影響,這表明美國從海外進口外國商品,需要更多的成本,也提高了通貨膨脹的可能性,並對利率產生不利影響。」

Stephen Roach擔心,若美元崩潰,可能再次引發1970年代後期的「滯脹危機」。通俗地說就是指物價上升的同時,經濟卻停滯不前,屬於通貨膨脹長期發展的現象,又稱為停滯性通貨膨脹(Stagflation)。根據他的說法,即使是11月美國總統大選後,政黨輪替也無法帶來太大變化。

彭博專欄:Stephen Roach反擊「TINA」辯護的觀點

Stephen Roach在彭博(Bloomberg)的專欄上,更詳述了自身的觀點。他指出,長期以來,若有人質疑美元「全球至上的主要儲備貨幣」資質,往往會受到輕蔑言論的威脅與挑戰。這些反駁是強力、高度政治化的,基本上可以歸結是所謂的「TINA」辯護:除了美元,別無選擇( That when It comes to the dollar, there is No Alternative)。

美元在國際貿易上一直有特殊地位,亦同「美國例外」主義。圖片來自於VBCE。

Stephen Roach指出,與任何外匯匯率一樣,美元價格為相對的。因此,匯率價格囊括了一個國家價值主張的廣泛組成:經濟、金融、社會和政治等。因此,外匯匯率的變化反映了這些相對比較的變化,即美國與歐洲,美國與日本,美國與中國的比較等等。

Stephen Roach進一步解釋,他對美元價值可能下跌35%的預測,是根據美國與眾多貿易夥伴的貨幣之間的比較得出的。在美元指數一籃子貨幣(currency basket)中的各個組成部分,均按美國與特定國家/地區的貿易份額加權,以實際價格表示,反映不斷變化的通膨差異。

根據BIS(國際清算銀行)的跨境製造業貿易流指標,美國對中國(23%)、歐元區(17%)、墨西哥(13%)、加拿大(12%)和日本(7%)的權重最大。這五個國家/地區,在廣義美元指數中,佔了總貿易比重的72%。另外13%來自:韓國、英國、台灣、印度和瑞士等。

Stephen Roach表示,在此基礎上,要預測美元將會疲軟,需要某種因素組合,致使人民幣、歐元升值。至於美國USMCA(美墨加協議)合作夥伴,墨西哥和加拿大的貨幣也很重要,因為它們占美國製造業貿易的25%。至於日元的貿易比重大幅下降,日元對美元指數的變動影響很小。

促成美元暴跌關鍵:人民幣與歐元

Stephen Roach指出,對於中國的論述很有爭議。從貿易戰到冠狀病毒戰,再到新冷戰的可能性,美國從未像現在一般,強烈地認知到中國帶來的負面影響。儘管存在這些擔憂,但BIS編撰的廣義人民幣指數(RXY),實際有效價值仍比2004年12月的低點上漲了53%。只要中國繼續進行「結構改革」(從製造業轉向服務業,從投資和出口主導的增長,轉向以消費者主導的增長),並接受金融體系的進一步自由化,那麼貨幣持續升值仍然令人信服,即使中國面臨著與美國日益緊張的關係。

 

圖片來自於網路。

另一方面,Stephen Roach曾經也不看好歐元,他認為歐元的概念違反直覺。這可以追溯到他在摩根史坦利時的經歷,當時他認為政經整合不完整的貨幣聯盟,尤其是缺乏「泛歐洲」整體的財政轉移機制,無法承受不對稱衝擊的壓力。

但Stephen Roach認為,現在不得不承認,有關歐元將會崩毀的報導,被極度誇大了。歐洲一次又一次地崛起,尤其是在過去的10年中,歐盟避免了看似功能失調的貨幣聯盟災難性崩潰。從馬里奧·德拉吉(Mario Draghi)在2012年承諾,採取一切措施使歐元擺脫主權債務危機,到最近梅克爾(Angela Merkel)承諾向下一代歐盟基金提供7500億歐元以解決冠狀病毒危機,「泛歐洲」實驗經歷了非同尋常的逆境,卻讓人出乎意料地熬過。由於美國對歐元區的貿易加權比2008年4月的高點低15%,因此歐元匯率明顯存在上漲空間。

Stephen Roach說,由於中國和歐元區占美國貿易的40%,他必須首先承認,這兩種貨幣必須都如他所預期的那樣大幅升值,否則美元崩盤35%的算式等號,就不會成立。此外,由於這兩個經濟體都受到長期「經常賬戶盈餘」的困擾(儘管近年來中國在急劇減少),貨幣升值是解決這種失衡的絕佳方法。

(註:經常帳持續盈餘的國家情況:國民消費不足、儲蓄過剩和貿易長期順差,在內需不振的情況下,將難以帶動持續的消費、投資和成長。)

 

全球正在趨向於分散、多極鼎立的局勢。圖片來自於Silkroadnews。

Stephen Roach預測:美元避險特質下降、全球多極化

Stephen Roach分析,除非全球經濟出現兩次探底衰退,否則市場對美元「避風港」的偏好,應該會在2020年和2021年的餘波中平息,從而加劇美元的貶值情況。至於衍生性金融市場,加密貨幣和黃金應該從美元疲軟中受益,但這些市場規模太小,無法吸收世界外匯市場的重大調整,全球外匯市場的每日交易額約為6.6兆美元。

關於「TINA」辯護,相關爭論不止於此。該論點認為,所有貿易國在日益一體化的世界經濟中,都必須以美元為基礎開展經貿。對此,Stephen Roach分析,他對美元走弱的看法,還需取決於,美元作為世界金融市場關鍵的儲備地位是否受影響。

即便如此,根據BIS的數據,美元在世界各國官方外匯儲備中所佔的比例,已從2000年的略高於70%,降至現今的略低於60%。Stephen Roach預計,這種下降趨勢可能在未來幾年中加劇,尤其是美國目前正在引領去全球化的過程。另外,美國的外匯儲備份額,遠遠超過其在世界GDP和貿易中所佔的份額,因此在日益分散、多極化的世界中,美元儲備比例的修正應是不可避免的。

Stephen Roach評論,如果「TINA」辯護是美元的唯一希望,那麼美國的儲蓄和經常賬赤字問題即將反撲。而且世界其他地方的情況,看起來不比美國糟。他說道,「是的,美元貶值可以提高美國的出口競爭力,但這只是暫時的。」儘管美國例外主義狂妄又自大,但沒有哪個先進國家,會貶低能夠持續繁榮的方式。

 

 相關閱讀: 

避險情緒升溫美元收高 華爾街關注今四巫日震盪

第二波疫情恐慌促美元漲 熱錢湧入台幣成最強亞幣

利多延續美股漲勢 美債殖利率升美元指數收復97失土


評論

    暫時還沒評論,來留下你的印象吧

    我要評論

    • 請選擇綜合評分:

    (1000字内。圖片請上傳GIF,JPG,PNG,可上傳9張)

    發表評論

    熱點推薦

    評論發表成功